ReGgggggggy

秒速五光年

【碎碎念】

以前写的小说,投稿没中,但同桌说很喜欢,

她说 最好慢慢看这篇小说


【正文】

“我算出那个速度了”他说“788400000000000米每秒,换个文艺的说法,秒速五光年。”

“你想要制造出能飞到那个速度的的机器?”我问。

“是的”毫无半点犹豫,他的眼神像个孩子。

“你疯了”我喝了一口汽水,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当他们推算出宇宙的彼端就是死亡时,你就开始计算,想要算出那个能在有生之年到达宇宙彼端并返回的速度,试图算出那个大到足够挣脱死亡的引力的速度。五年了,你算出来了,你告诉我那要秒速五光年,你还打算花费多少年去制造那一秒钟就能飞出光要飞行五年才能达到的距离的机器!”

他低下了头:“只要能救出她,把她从死亡的黑洞里带出来,我不惜花费一生。我是疯了,在她死去的那一天,我就疯了。”

“一个点,无论画的再小,只要将其放大无限倍观察,那个点就成了一个面。点不存在于我们这个维度,能达到那种速度二突破施工的局限的力量也不属于我们这个维度,能秒速五光年的机器不会存在。即使你真的制造出来了,你也无法把持如此巨大的能量,你只会在一瞬间的爆炸中被吞噬。”

“那又怎样……那样我就去那边和她一起”他轻声说。

我叹了口气,起身离开,已经无法改变他的想法了。

五年前,有飞船在可测宇宙的彼端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并奇迹般的拦截到了几束正被吸向黑洞的电磁波。经解读,竟在这几束电磁波中分别解读到一直兔子一生的记忆,一株冷杉一生的记忆,还有一个人一生的记忆。于是有科学家大胆推断,那个黑洞,是“冥河”。一切生命在临死时,都会向宇宙发出一段适宜波长的电磁波,而那束电磁波,会被那个黑洞的引力所牵引,最后留在那个黑洞的引力场内。说得通俗点,大致就是所有生物的灵魂在死后都会被引入那个黑洞。

而他,十年前在新一代青年中最耀眼的一颗星,因新婚妻子的死亡而一蹶不振。而这个被冠以“新世纪的爱因斯坦”的青年,在多年的消沉后,偶然听到了这条消息。一条大胆的推测,再次点燃可这颗明星。因为没有人有勇气更接近黑洞——那连光都无法逃脱的可怕存在,所以关于那个黑洞的数据少得可怜。但是他却用那少得可怜的数据,计算出了脱离那黑洞引力所需的速度,这已经很伟大了,但他还要继续,要制造出那样的机器来帮助他救回他的亡妻!

我合上研究室的门,在门口蹲下。她死后,我照顾了他十年,见他消沉了五年,狂热了五年,但他永远只是惦念着她,哪怕死亡也在所不惜。

我如过去十年一般每天把一盘食物放在他研究室的门口,两个月后的一天,门口没有如往常般放着昨日的空盘子。我推开门,看见他趴在桌上,不说话,不动弹,不呼吸。他见到她了,只是没带她回来,和她一起留在了宇宙的彼端。

殡仪馆的车带走了他的尸体,我在他曾经坐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翻看着他五年以来的研究稿件。哪怕要突破秒速五光年,我也要到宇宙的彼端,带他回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