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Ggggggggy

3月2日

如果此刻有人让我说一句觉得是至理名言的话,我一定会说:“吃饭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如果这时候问话的那个人带了点究万物本源的好奇心的话,他还会问我这句话是谁说的,我就要认认真真的告诉他这是我自己说的。
如果正餐是一个喜剧名词的话,零食便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名词。吃零食让人在正餐的时候不能享受到包含了“驱散饥饿带来饱腹感”这样一份完整的美好,因此是不能彻底感受到吃饭所带来的幸福的。
以前我对死亡的恐惧往往是来自于羞耻,害怕尸检,我所隐藏的一切缺陷都会彻底暴露在别人的眼底下,而且还是认识我的人。想象着如同标本一般被他们翻弄拍摄的情景我便不寒而栗。
现在我突然明白,因为对死亡的恐惧而活着是很累的,如果是因为对生存的渴望而努力活下去,这样对于自己的生活才能有更多的感悟,会明白活着的美好。
我是一个精神很不稳定的人,不知道怎么去宣泄自己的情绪,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和喜欢的人坐在一桌吃饭就会脸红,看见盘旋的鸟群就会流泪,当没人回应我的消息的时候,我仓皇却不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感,竟只能依托于趴在马桶上呕吐这样的方式。呕吐物中也许混入了一些鼻涕与眼泪,这是否意味着我讨厌这样卑微到尘土中去了的自己,想要将自身从这样的自己剥离。可我又是一个怯懦的人,我不可能去砍下自己的手或者脚来逃离自己,最后我只能选择呕吐,虽然其实我也知道,那些被我抛弃的本来就不是我躯体的一部分。
当我在日记中写奇怪的话的时候其实我也很想和什么人分享这些奇怪的东西,但当我下定决心不去找他后我就不知道去和谁分享了,因为不是他的其他人看了这些奇怪的话会更加把我当成一个奇怪的人吧?说不定会把我当成人形的章鱼或者海葵,但如果一定不把我当做人类的话,我比较希望他们把我当成鸟,要会飞的鸟,不过不可以是鹈鹕。
如果不能把我当成鸟的话,当成别的东西的话,请千万不要把我当成水生动物。我很害怕鱼,小时候在面向鱼缸的位置吃饭,曾经看见一条银龙鱼直接把血鹦鹉咬死了。家里有人或没人的时候,那些不安的银龙鱼都想着从鱼缸中跃出去,然后撞在缸顶上发出咚咚咚的声响。梦里我总会在看的缙云电影院门口,然后会有两个现实中并不存在的水池。里面有很多长足一米的黑色大鱼,它们张着嘴朝着我,从那个嘴似乎可以看透这条鱼的全部,让我觉得自己很快就要变成泄殖腔里拉出来的细细长长的鱼屎,然后再被其他鱼吃掉,在变成更为纯粹的鱼屎。
我脑子里有两个小人,一个讨厌卑微的自己,一个喜欢着那个不理我的人。到底对自己的嫌恶还是对他者的喜欢占更大的比例?这样的问题即使是作为本体的自身也想不明白。只不过如果是那个喜欢的小家伙打赢了的话,我就会去找他说话,然后再被漠视,往返着来,那个厌恶的小人就会越来越强大,让我不再放低姿态去找他。但这样寂寞又会趁虚而入,喜欢的小人也应势强大起来。喜欢人真的是一件很麻烦人的事,被喜欢也是。如果可以,我希望在遇到和我彼此喜欢对方的那个人之前我能只喜欢自己,因为只有自己才是要和自己走完整个人生的,喜欢而不是厌恶自己的话,这样的人生才比较对得起吃饭所带来的幸福感。
当然,睡觉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不过人总是因为诸多愚蠢的原因而对睡眠躲的远远的,我同样是这愚蠢的人类中的一个,只有在做梦了后才会醒悟睡眠的美好,然后在第二天仍然执迷不悟。
大概正是因为寂寞到无处倾吐,所以自说自话了这么多的东西。
明天的我希望可以继续明白进食的幸福,学会喜欢自己。

2015.8.15 午睡

在一个爸爸妈妈的朋友家吃饭,家里有一只很可爱的小狗。我抱着那只小狗在玩,然后小狗就尿了我一脸,我赶紧把他抱去洗澡,手一滑小狗整个掉进水缸里。我要去捞他结果整个身体都变得迟滞了,就看着他一开始还在挣扎然后就一点点沉下去了。然后手很沉我还是拼命移过去把他捞出来。捞出来之后那个小狗不知道那里拿了个美工刀对着我的脖子

毫無反應只是個F5鍵:

Day 43 |折星星|#战勇。#|請忘記昨天的標題圖ヽ(ヅ)ノ| 

克碳病病的 & 羅斯不知為什麼無口起來 |

大概是web版第二章58後面,  假設了旅程開始前還留了一段時間| 

沒什麼劇情只是想畫畫看少女(X)漫 | 存不到稿好傷心 | 





想畫帥氣的克碳畫不出來  哭碎了鍵盤

不懂用程式結果變好大張Orz 抱歉請開大圖看吧...

& 我手機的像素好差..........學會了折星星結果毫無用處

可惡 可惡 可惡 看我折得多好看 藍色這顆最喜歡了

結果這包膠管只有1根藍色$%*&$*(&^$

猪小丫:

今天拉了个超长的条图,就是想跟大家讲讲我研发的一个不错的流程~

有喜欢水彩的、有心上人的、然后跟我一样没受过专业教育的,欢迎收看啊~

受过专业教育的也请收看啊,要多多提出意见啊~~

希望大家喜欢~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

阳光在少年脸上绽放开来。那唯一一束从厚重的窗帘的缝隙中钻进来的阳光,如泪珠般凝集在他的睫毛上。落下时,簌簌流动,画出斑驳的刻痕

秒速五光年

【碎碎念】

以前写的小说,投稿没中,但同桌说很喜欢,

她说 最好慢慢看这篇小说


【正文】

“我算出那个速度了”他说“788400000000000米每秒,换个文艺的说法,秒速五光年。”

“你想要制造出能飞到那个速度的的机器?”我问。

“是的”毫无半点犹豫,他的眼神像个孩子。

“你疯了”我喝了一口汽水,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当他们推算出宇宙的彼端就是死亡时,你就开始计算,想要算出那个能在有生之年到达宇宙彼端并返回的速度,试图算出那个大到足够挣脱死亡的引力的速度。五年了,你算出来了,你告诉我那要秒速五光年,你还打算花费多少年去制造那一秒钟就能飞出光要飞行五年才能达到的距离的机器!”

他低下了头:“只要能救出她,把她从死亡的黑洞里带出来,我不惜花费一生。我是疯了,在她死去的那一天,我就疯了。”

“一个点,无论画的再小,只要将其放大无限倍观察,那个点就成了一个面。点不存在于我们这个维度,能达到那种速度二突破施工的局限的力量也不属于我们这个维度,能秒速五光年的机器不会存在。即使你真的制造出来了,你也无法把持如此巨大的能量,你只会在一瞬间的爆炸中被吞噬。”

“那又怎样……那样我就去那边和她一起”他轻声说。

我叹了口气,起身离开,已经无法改变他的想法了。

五年前,有飞船在可测宇宙的彼端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并奇迹般的拦截到了几束正被吸向黑洞的电磁波。经解读,竟在这几束电磁波中分别解读到一直兔子一生的记忆,一株冷杉一生的记忆,还有一个人一生的记忆。于是有科学家大胆推断,那个黑洞,是“冥河”。一切生命在临死时,都会向宇宙发出一段适宜波长的电磁波,而那束电磁波,会被那个黑洞的引力所牵引,最后留在那个黑洞的引力场内。说得通俗点,大致就是所有生物的灵魂在死后都会被引入那个黑洞。

而他,十年前在新一代青年中最耀眼的一颗星,因新婚妻子的死亡而一蹶不振。而这个被冠以“新世纪的爱因斯坦”的青年,在多年的消沉后,偶然听到了这条消息。一条大胆的推测,再次点燃可这颗明星。因为没有人有勇气更接近黑洞——那连光都无法逃脱的可怕存在,所以关于那个黑洞的数据少得可怜。但是他却用那少得可怜的数据,计算出了脱离那黑洞引力所需的速度,这已经很伟大了,但他还要继续,要制造出那样的机器来帮助他救回他的亡妻!

我合上研究室的门,在门口蹲下。她死后,我照顾了他十年,见他消沉了五年,狂热了五年,但他永远只是惦念着她,哪怕死亡也在所不惜。

我如过去十年一般每天把一盘食物放在他研究室的门口,两个月后的一天,门口没有如往常般放着昨日的空盘子。我推开门,看见他趴在桌上,不说话,不动弹,不呼吸。他见到她了,只是没带她回来,和她一起留在了宇宙的彼端。

殡仪馆的车带走了他的尸体,我在他曾经坐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翻看着他五年以来的研究稿件。哪怕要突破秒速五光年,我也要到宇宙的彼端,带他回来。


一个月前做的rin  没有拍外景就送人了

77Sue11:

hao!!! 

多拉釉:

算不上教程的教程    

这种画法比较简单没啥技巧可言,适合画小插画,以及基友生贺啥的

主要是颜色比较清新统一

最后一句废话:萌法真TM好用!

最近寝室友们都在画水彩诶,把这幅画送给了同寝的小伙伴